从 2017 年年初开始,我对日本的支付体系,一共写了 4 篇文章,在各大平台上有不少的阅读量。

文章1: 日本的支付体系1:想说爱你不容易

文章2: 日本的支付体系2: 一声叹息,NFC (Felica) 支付卡

文章3: 日本的支付体系3: 现金社会

文章4: 日本的支付体系4: 深扒新兴支付公司Paymo和Kyash

今天,1 年半以后,再来写第 5 篇文章。18 个月过去,整个日本支付市场的变化可以用翻天覆地来形容。

情况更新

先把这 18 个月以来一些重要的情况更新一把:

  • 日本的支付体系4: 深扒新兴支付公司Paymo和Kyash 中谈到的 Paymo 已经退出战争,损失大约 6 亿日元。
  • 软银旗下的 PayPay 搞了个 100 亿日元返现活动,日本羊毛党享用饕餮大餐之后,全日本用户都记住了 PayPay,效果比 100 亿日元的广告要好。支付宝虽然和 PayPay 开通了支付码共享,并且蚂蚁金服是 PayPay 后面的印度支付公司 Paytm 的金主爸爸,但是日本市场上属于直接竞争,等好戏看。
  • Origami 从银联,SBI 等 10 家金主爸爸那里集资 66.6 亿日元 C 轮,约 6000万美金,Origami 的 QR 支付码可以在海外银联的终端上用。
  • LINE Pay 正式宣布自己建银行。和LINE Pay 同样亏损严重的 LINE Mobile 被切除,集中力量攻坚支付。同时 LINE Pay 开通了和微信的支付码共享。
  • merpay 正式宣布要拷贝芝麻信用。
  • Suica 发表过去的财年创历史最高收益,Suica部门的年纯收益增长达到令人惊奇的128.%。
  • 最新电子支付牌照、已经有多家公司取得。

大企业携巨资进入支付领域、和最终用户接触最直接的地方,就是战争最炽烈的地方。

在上述消息中,paymo 撤退的消息其实非常有代表性:意味着日本支付的门槛已经从18个月前的4亿日元左右快速上升到 10 亿日元以上。PayPay 则直接将门槛拉到了 100 亿日元。

战争的号角已经吹响,大家粮草都准备好了么?很明显,不是每家都准备好了粮草的。

主要支付玩家分析

LINE Pay 恐怕是最郁闷的一个玩家,前期花钱教育用户的努力,被软银 PayPay 轻而易举的抢走了。LINE Pay 在 LINE 集团中的位置始终非常的尴尬:有 LINE 这样一个社交的入口,却长期出血。在未来还要继续大出血的情况下,半路杀出个 PayPay,直接被威胁到市场地位。考验 LINE Pay CEO Youngsu Ko 的时刻到了!是让位给某个取缔役(董事),还是争取成为取缔役!攘外必先安内,拿不到取缔役的地位,就不能真正做主。

说实在的,真替 LINE Pay 焦急!

PayPay 真是另类的存在,一出手就是 100 亿日元!完全不像日本公司,狼性十足,可以看到软银的威风,也可以看到阿里的影子。按照 CEO 中山一郎的说法,软银对 PayPay 寄予厚望,期待 PayPay 成为另外一个雅虎日本!

PayPay CEO 中山一郎

雅虎日本是什么样的存在呢?按照 2018 年 12 月 23 日市值基准,雅虎日本是全日本市值第 92 位的公司,价值 1.4 兆日元,约 125 亿美金。员工 6611 人,2017 年财年,营收 8971 亿日元,利润 1931 亿日元。

我们简单的算一笔账,支付企业要做到这个规模,如果按照相同营收水平,交易流水5%作为营收,PayPay 需要把流水做到 18 兆日元!如果按照相同利润水平,营收的 50% 作为利润,同样流水的 5% 作为营收,PayPay 需要把流水做到 8 兆日元。8兆日元,相当于日本全年商品流通金额455兆的 2%~4%。

嗯,搬凳子看 PayPay 的戏!

mercari 其实很早很早就注册了 merpay 的域名,到今天才开始发力。但是就目前公开的情况来看,准备发力信用分的 merpay 应该是要挨打了。像 PayPay 一样直接发力支付入口,对 merpay 来说,确实有点困难,但是也不是完全不可能,因为只要 mercari 说,用 merpay,mercari 的平台手续费从 10% 降到 8% 或者更低,就可以直接收割一波忠诚的用户。想发力信用分,却没有中国这样的市场环境,加上日本用户对隐私的重视,基本可以确定 merpay 要走弯路。

merpay CEO 青柳直树

机会在哪里?

支付的直接入口已经被大玩家携巨资堵死,中小企业,创业公司的发力点会在那里呢?我看不外乎终端聚合支付

很意外,LINE Pay 自己做了 QR 终端。这个台湾代工的终端设备看起来挺便宜:

台湾代工的专用设备

但其实因为支持了 NFC 支付,所以其实不便宜。每个月1500日元,最开始的半年免费,最开始的 24 个月的费用就是 27000 日元。

在这个终端之前,LINE 通过参股 NetStar,使用了 NetStar 代理的中国商米的安卓支付终端,只是太贵,要 35000 日元。

LINE Pay 提供的商米的终端

日本本土的 Denso Wave,也是 QR 码的始祖,推出了新一代的终端同时支持 NFC 和 QR,无奈,还是太贵。

denso wave 的终端

支付公司集中采购,铺到商户的过程中,最重要的设备就是终端,如果太贵,支付公司怎么回收这笔投资就是一个问题。

这里可以观察到一家中国的终端公司已经开始渗透进日本市场。在中国市场上 QR 支付终端占有率第一的意锐,已经提供了这样的终端给日本市场。

意锐的 QR 设备

很有意思的一点是,意锐的设备只支持 QR 扫码,但是我在 日本的支付体系2: 一声叹息,NFC (Felica) 支付卡 中已经指出,NFC 在日本市场不可能消失,而且 Apple Pay 助力 Suica 以后,Suica 的年度利润增加 128%,我认为未来结合了 NFC 的 QR 终端才应该是日本市场的主流。

聚合支付的概念其实早就有。主流的 GMO Payment, Softbank payment, veritrans 都会纷纷支持各种各样的 QR 支付。对新进的公司来说,如何打好差异化这张牌,就是唯一的出路。

有强大的线下资源的,主打线下,绑定终端。有强大的线上资源的,主打线上,特别针对 EC,SaaS。

日本的几个聚合支付的大公司其实都挺官僚,因为有现成的客户,所以真正能做到精益创业 ( lean startup ),能控制开发速度,平衡安全,控制成本,强力获客的创业公司,才有可能从这几个大公司里面虎口夺食。而每个要素其实都非常讲究,日本的创业环境中,仅仅一个开发速度,就可以被中国的各式 996 吊打,更不用提强力获客的各种花式铁军了。

展望未来

终端市场是支付市场溢出以后的市场,从属于支付市场,正因为 PayPay 愿意挑起战争,未来的 18 个月左右的短期来看,终端市场应该还不错。各大厂商都愿意采购这样的设备。

但是考虑到商家的实际情况,柜台上摆满各种各样的终端始终不是一个好主意,所以终端市场也会分出胜负,第一第二可能会占据日本 80% 以上的终端市场。

聚合支付中也蕴藏着巨大的机会,尤其是给来自中国的创业者。

从更加长期一点时间来看,今年 6 月 1 日开始执行的改正银行法,已经确定了所有的银行都需要支持基于 API 的支付转账。巨大的机会蕴藏在能为银行提供这样的 IT 改造的公司中。中国人民已经习惯了很多年的秒级转账,24 小时转账,0 转账手续费等服务,终于要惠临日本人民的头上了。

这当中不得不承认的是,当前和各大银行有良好的关系的公司必将占据上风。比如一个你讨厌但是又不得不提的公司:NTT Data。如果有强力的银行人脉关系,做这块业务应该是非常非常不错的。

最后,关于在日本市场做基于虚拟货币的支付,两个字:没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