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的雇佣制度:想说分手太难

写这篇文章是有感于90后 CEO 礼物说的温城辉文章:《礼物说温城辉内部信:裁员,我们将步履不停》。看完佩服的一塌糊涂,也深知在日本无论如何是没有这份底气的。不吐不快,写篇文章纪念一下。

插播一段题外话,知道礼物说是因为在参加 try! Swift 2017 Tokyo 的时候认识了礼物说的联合创始人唐晓轩,打飞的来日本参加Swift的活动的 90 后,见识和魄力都让我非常折服。顺便了解了一下礼物说,不看不知道,原来 90 后做的公司已经如此规模!


今天礼物说开始裁员,

之后会持续裁员,

欢迎媒体给我们做负面报道,

帮我们吸引更多不怕被裁的人加入。

这份豪迈,这份气魄,出自今年24岁,身价上亿的 CEO 之口,让人不觉后颈一凛。同时联想到在日本做创业公司招人的艰辛和裁员的艰辛,不禁感叹,美国,中国,日本三地的创业氛围以日本为最差是有深刻的原因的。其中一点就是雇佣制度。

想说分手太难

日本的企业如果想要解雇一个人,基本上是不可能的。日本企业的员工如果要跳槽,基本上是随心所欲的。

所以,我特意要说明一下,「分手太难」是指企业想和某个员工说分手太难

从历史说起

「终身雇佣制」恐怕大家都听说过,和这个词紧密关联的是「年功序列制」。日本并不是一开始就是采用终身雇佣制的。1900年左右,大约在明治维新结束10年左右以后,日本的工业现代化蓬勃发展。工业化的各个行业里,到处都短缺熟练工人,各种熟练工跳槽非常非常频繁!当时一个熟练工连续工作5年以上的不足10%。频繁的跳槽给企业家带来的难题自然不必多说,现在IT行业的各位管理人员都多少有体会。于是一部分当时的企业家给出了终身雇佣的承诺,但这只是一种承诺,没有上升为法律,也没有太大的效果。一直到二战结束。

二战结束后,日本一片废墟,但是战前的工业化的底子在,承认战败以后,全民投入到了经济建设中去了。50 年代,60 年代,是战后经济腾飞的时候,甚至有「神武景气」(1954 年 12 月~1957 年 6 月)和「岩户景气」(1958 年 7 月~1961 年 12 月)这两个特别高速成长的时期。直到日本泡沫经济破灭,日本企业所经历的短期内经济高速成长的经历是人类史上前所未有的经验,自然也不会有人告诉他们,当时他们由于担心的熟练工不足,而导入的终身雇佣制和年功序列制会给后世的企业家造成那么多的困扰。也正是这个时期,终身雇佣制成为一种大企业中的习惯而被固定下来,而后在各个公司里面的工会(日文叫做労働組合)和一些政治家的努力下,将终身雇佣作为一种法律固定下来。

这里的法律并没有明文要求终身雇佣,但是对裁员条件的苛刻定义,使得企业方面因为各种原因想解雇一个员工成本之高昂到无法负担。

这里特别要提出一个如雷贯耳的名字:「松下幸之助」。虽然他依然是经营之神,但是日本的很多人都认为今天日本的终身雇佣制的起源就是他。当时的故事是说 1929 年美国的大萧条引起的全球的经济不景气导致了松下公司的产品积压很多。虽然当时通常的做法是裁员,但是松下没有选择裁员,而是在困难的时候也依然保证了大家的饭碗。反过来,大家感恩戴德,所有的员工齐心协力,工作半天,出去推销半天,冲出一条血路,奠定了松下王国的基础。战后高速发展的过程中,松下王国始终保持了和GDP同步调的高速成长,这种情况下松下本人在各种场合下提到了帮助自己渡过难关的终身雇佣制得到了广泛的接受。

终身雇佣制与信息产业的碰撞

终身雇佣制在工业化过程中,对生产第一线的员工而言,确实是一种极大的吸引力。当周围所有的企业都提供了终身雇佣的时候,你不提供,你就招不到人。所有的企业都导入了终身雇佣制的时候,工会和政治家就觉得写入法律也是理所当然的事情了。

但,这是工业化时代的雇佣制度的特征。因为企业需要维持庞大的生产人员。稳定的生产线几乎就是稳定的收入。进入到了 IT 时代以后,对人员创造性的需求压过了人员数量的需求的时候,终身雇佣制就成为企业生存的拦路虎。

日本企业对 IT 技术,机器人技术的导入非常早,那个时候,IT 产业仅仅是作为工业的一种工具,一种辅助。但是至今仍存有好大一部分做企业级开发的一些传统公司依然是那种古板,死沉的气息。最典型的一个场景就是,一群人西装领带的坐在电脑前面写代码。

西装+代码

日本大学生毕业找工作的唯一指定服装:西装 *图片来自 By Flickr user Dick Thomas Johnson (Dick Johnson) *

在制造业达到了世界顶尖水平不代表 IT 业也可以做到世界顶级水平。虽然日本有 Ruby 的作者 Matz 这样的人物,但是整体水平远远落后于美国和中国却是不争的事实。而且 IT 从业人员的短缺,更是一个严重的问题。这些以后我们再详细聊。

目前的日本安倍政府对经济长期停滞不前,错过 PC,错过互联网,错过移动互联网感到非常生气。在参考了各方有识人士的意见以后,安倍政府决定大力扶持下一个风口:AI 和 IoT。手段很多,重要的有两个。一是撒钱,扶持各种国内的相关企业。二是试探是否能改革根本问题:雇佣制度。因为各方面的意见都指出日本企业的雇佣制度是发达国家中最不灵活的,直接导致了人才的流动不足和活力不高,导致国际上的竞争力不够。

但是,这是何等的难事,恐怕安倍在位期间都无法解决。在最近的内阁会议和提案讨论中,安倍期望做到「自由解雇」,但是被各方势力逼迫承认自己不是这个意思。

Workaround

正如我们开发的软件有了 Bug,在你能修复这个 Bug 之前,避开这个 Bug 就是唯一手段。日本企业都遇到了这个 Bug,大家发明发现的Workaround却大同小异。

  • 希望退職者」。意思是我补贴你钱。通常也是N+1,但是是公司有这个一个活动,得你自己提出来要参加才行。这种情况下流失的通常都是想公司最想留下的人。
  • 小黑屋」。意思是我不开除你,我就是等你自己提出来离职。通常这种情况没有补贴。

选择「希望退职者」的已经算是有良心的企业了!关于日本企业把员工关小黑屋,逼迫主动辞职的故事,简直和天上的星星一样多!

其实大家都想和平理性的分手,但是各方都不让企业这样做的时候,选择关小黑屋真的也是没有办法的办法,因为至少这没有触犯法律。

创业公司的人员雇佣指南

这份指南真的其实不是指南。因为各种带着镣铐跳舞的企业家能做的事情就是:谨慎雇人

注 1:此指南基本上不适用 IT 码农。优秀的码农,抓到一个是一个!一个都不能放过!

注 2:在日本开了公司了,记得先签约一个法律顾问公司。你要是实在找不到路子,我可以帮你介绍。

创业者的现状

对美国,中国雇佣制度的羡慕嫉妒恨并不能妨碍日本创业者和独角兽的涌现。雇佣制度的不合理,只是一块巨大的看得见的石头,别撞上去了就好了。随着移动互联网进入下半场,AI 和 IoT 的不断崛起,技术改造人类社会的潮流不会变。进步的力量终究会冲刷掉过时的制度,我们唯一要做的就是活到那一刻。